142019-08
海垦这个企业用一年时间完成了这件事!

发布者: 浏览次数: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乐东黎族自治县著名的毛公山景区内,一些慕名而来的游客纷纷走进毛公山红色文化纪念馆参观游览。该项目不仅是毛公山农场公司推动“产业+棚改”的抓手,也是海垦建工集团与广东联泰集团联手开发的成功范例。

  短短一年时间,海南农垦首个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企业——海垦建工集团成功实施混改,与广东联泰集团在海口签署《增资扩股协议书》,后者先期对价注入资本金7亿元,参股海垦建工集团49%股份。按照双方的注资计划,海垦建工集团未来的实收资本金将达到20亿元以上。

  海垦建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羊博锴表示,在海垦集团的大力支持下,混改企业双方坚持“登高望远”“相向而行”,确保改革平稳加快推进。

  事实上,混改双赢甚至多赢的态势已逐渐显现:海垦建工集团的自主投资能力和行业专业化水平迅速提升;广东联泰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联手海南农垦提升垦区项目的建设水平,参与海南建设实现了“借船出海”。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国家到地方,国有企业混改的“东风”劲吹。2017年海南省国资委出台省属国有企业混改相关文件,海南农垦迅速贯彻落实,筛选决定在海垦建工集团启动首批混改试点。

  2017年12月6日,海垦集团出台海垦建工集团混改的具体实施工作方案。方案对混改企业注资、职工权益保障等重点环节均提出明确的时间表、路径图,向外部的意向投资者传递出清晰的合作信号。

  海垦集团企业管理部负责人卢致洲表示,在海南农垦大力调整产业结构,加快培育发展新动能的背景下,该方案不仅充分体现出海垦集团对混改的强有力支持,更是对海垦建工集团的发展提出更高要求。

  改革是否意味着职工权益受影响甚至下岗?能否先选择下属二级企业试点?“方案具有很强的指导性和操作性,彻底打消了海垦建工集团内部存在的顾虑。”海垦建工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高伟红说,混改是企业一次全新的探索,没有经验借鉴,集团党委充分理解职工的担心,企业内部的种种顾虑随着混改实施方案的出台而烟消云散。

  混改让企业看到了突破“天花板”的契机。海垦建工集团副总经理、总工程师翟国川说,企业长期以来在“一高”和“一低”之间徘徊发展。一方面是企业拥有的施工资质整体偏低、市场竞争力不强、人才不足等问题,加上行业政策调整和市场变化,都是制约企业发展的“天花板”; 另一方面企业成立8年来,大部分下属企业亏损,难以发挥支撑作用,企业的历史负担依然很重。

  要实现轻装上阵,不仅需要持续投入大量资金,更需要从企业生产经营的根子上推动质变。作为“广东省大型骨干企业”和“广东省百强民营企业”,广东联泰集团公司资产总额超过730亿元,其拥有的资金支持,专业人才支撑和经营机制活力,正是海垦建工集团突破“天花板”所急需的。借助混改推动,海垦建工集团发展驶入“超车道”的动能将更有力。

  “企业发展的蓝图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混改企业双方经过充分而深入的对接,共同谋划出来的。”羊博锴将混改落地的过程,形容为“登高望远”“相向而行”,其中核心的一条就是以人为本,让职工队伍成为改革的参与者、拥护者。

  按程序,混改涉及的职工安置方案、增资扩股方案等,都必须经企业职代会审议通过。作为企业工会主席,高伟红从始至终参与混改,她深知职工的顾虑。“职工最关心的是自己会不会下岗?待遇会不会减少?企业提交职代会审议的方案很明确——不会!”高伟红表示,企业是职工的家,职工是企业的核心成员,也是混改落地的核心基础,企业会将职工的权益保护贯穿混改始终。

  最终,职工权益保护体现在混改的多个方面。一是谋划在前,在混改实施方案出台之前,海垦建工集团就已向海垦集团提交职工安置建议;二是方案明确保障海垦建工集团原有离退休补贴人员及下岗员工等人员的费用,包括剥离进入海垦资产管理公司的部分企业人员费用,参与混改的企业人员优先由混改后企业择优安排岗位,对于因岗位编制限制所产生的新的富余人员,企业设置两年过渡期,按照“转岗不下岗”的原则,加强职工培训,以适应混改后岗位工作要求;三是公开公正,海垦建工集团内部通过各类职工会议、微信传播等方式,向职工队伍公开混改情况,充分听取职工意见。相关方案几易其稿,确保职工吃下“定心丸”。

  2018年5月2日,海垦建工集团职代会高票通过《海垦建工员工安置方案》《海垦建工增资扩股方案》等。同时,联泰集团对价注资入股,意味着需要对等地掌握海垦建工集团的资产情况,这是双方合作的重要基础。农垦企业明晰内部资源资产处理的权责,让联泰集团更加放心地参与混改,双方相向而行的步伐加快。

  “清产核资的过程公开透明,也实事求是地考虑到海垦建工集团多年来的经营实际。”羊博锴说,资产评估不仅关系双方的权益,更决定了混改后企业发展的基础。企业对历史账款和相关资产的关系给予充分说明,加上海南农垦的国企信用背书,联泰集团最终认可并按评估的账面资产对价注资,这也体现出联泰集团登高望远的发展格局。

  作为海垦建工集团与广东联泰集团的首次联手之作,谈起毛公山景区的规划,翟国川有话说。原来,在这次项目建设中,联泰集团从一开始便直接投入团队和资金,更直接参与项目的规划、设计、策划、施工等整个流程。

  在原毛公山景区纪念馆基础上,新馆改建工程集合了三馆建设(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博览馆、海南省美丽乡村建设史馆、海南农垦发展史馆)。从接到任务到工程交付,工期只有短短3个月时间。双方团队共同驻扎项目一线,不怕苦不怕累,最终顺利地完成了项目建设。

  如今,联泰集团加入后,海垦建工集团建筑专业实力如虎添翼,这无疑更能提升垦区棚改项目的定位。羊博锴介绍,目前,海垦建工集团承接着垦区8个棚改项目,任务十分重大。双方优势互补,有望实现垦区土地资源开发投资的效益最大化。

  “合得来”才能“混得好”。双方团队一手推混改,一手推项目,通过相互磨合,增进了信任。羊博锴说,从混改工作到项目建设,对于海垦建工集团团队都是一次行业理念和建设管理的学习过程。正是一次次的磨合、融合,才能确保最终实现“无缝对接”。

  眼下,海垦建工集团正着手内部组织架构和经营管理机制调整。企业组织架构和经营机制调整,将结合企业产业布局定位和战略目标科学设置,包括内部的授权、分权体系,均要按照高效管理的目标进行优化,最大限度地发挥国企、民企各自的优势,形成“1加1大于2”的混改效应。

  其实,混改效应已经逐渐反映在企业的业务规模上。2018年,海垦建工集团签订的施工总承包合同额超过40亿元,实現主业规模的新突破。面对发展的新局面、新挑战,海垦建工集团看得更远。

  “力争3年内经营规模达到50-100亿元。”羊博锴表示,今后,该集团将实施建筑施工为主,房地产投资开发为辅的一体化业务模式,全面提升各项资质,增强农垦内部产业协同效应,努力成为农垦经济增长极之一。同时,积极参与省内外的城市基础建设投资、工程项目施工建设投资等领域的开发,最终实现“走出农垦、走出海南、走向全国”的“走出去”战略。

  作为海南农垦第二产业的代表企业之一,海垦建工集团是垦区国企“混改”的第一块试验田。从清产核资到资产处置,再到产权挂牌交易,海垦建工集团利用1年时间,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功引入民营企业广东联泰集团加盟参股。

  国企和民企之间首次亲密牵手,生动地体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合所有制基本特征。对于双方而言,将两种不同的基因结合起来,把两种不一样的优势发挥出来,共同打开新的发展空间,做大产业蛋糕,有望开辟“国民共进”的新局面。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力度的不断加大,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开放度也在不断提高。从某种程度上看,民资参与空间越大,混的特色也越浓。此次“混改”,广东联泰集团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参股海垦建工集团,拿到了49%的股份。这意味着双方有志于进行深度合作,实现跨区域发展。事实上,从“混改”工作启动伊始,这两家企业已经着手共同谋划项目建设,通过不断磨合、融合,理顺体制机制,共同致力于找到“混”与“合”的最佳路径。

  “混改”是一门学问。如何能让“混改”激活更多的市场元素,让资源得到更加合理有效的配置?一份科学有效的混改方案,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我们看到,海垦建工集团在听取职工意见的基础上,对相关方案几易其稿,不仅明晰了内部资源资产处理权责,也对企业人员岗位安排作了充分考量,给职工吃下了“定心丸”,这才有了职代会上《海垦建工员工安置方案》《海垦建工增资扩股方案》的高票通过。

  说到底,国企“混改”的目的,是让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其中,让更多的社会元素得到利用,让体制机制活力得到释放。目前来看,海垦建工集团与广东联泰集团通过“混改”,收获了一些经验和成绩,为海垦国企混改开了个好头。

  一方面,海垦建工集团借混改之力突破“天花板”,做活国有经济存量,有利于激发和锻造内生增长动力和内生增长能力;另一方面,广东联泰集团“借船出海”进军海南市场,将进一步帮助企业扩展战略视野,提高其品牌竞争力和影响力。

  当前,海南农垦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才刚刚起步,海垦建工集团勇当国企混改“探路者”,迈出了坚实的步伐。这也让我们对于“混改”有了更多的期待,希望它能够有效解决国有企业公司治理层面的根本性问题,并推动持续发展,让国资、民资共同朝着追求企业发展与股东利益最大化的现代经济制度前行。


版权所有:优发娱乐|优发国际